追蹤
laymeer的心靈記事
關於部落格
心情.寄語.發牢騷
登山旅遊記趣
  • 284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今夜有風微動

這是十幾年前的事了。如今,再相逢,她見到的,只是一具冰冷的屍体。
要不是母親說:「去看看他吧!」。
她也不會打從在醫院的太平間裡走了出來‧‧‧‧。

沒有眼淚沒有哀慟,沒有激動也沒有憤怒。
所有的事情,當真就像母親說的:「算了,一切都過去了。」
現在她再看他一眼,那個倔強又不負責任的男人,彷彿真的自他記憶中消失‧‧‧‧。

記憶中的他,每個月總會出現一二次。
媽告訴她,那個人是爸爸。
她很想撒嬌的撲向他的懷裡,迎面而來冷漠的臉,卻叫她怯步,久久不敢喊他一聲:「爸!」
最後一次看到他來,是她十一歲那年,一個不懂世事的小女孩‧‧‧‧。

一個深夜哩,她隔著板牆,聽到他和媽吵架的聲音。
媽說:「死沒良心的,這麼久了,我也沒什麼怨言,只是你要為孩子想想,總不能叫她一輩子頂著私生子做人,什麼父不詳吧!」
他說:「我會想辦法!但總得給我一些時間啊!」
「想辦法,想辦法,當初你說想辦法和我結婚,卻把我們母女倆放在這兒。現在你又說想辦法,你究竟還要想什麼?要想到什麼時候?」媽激動地哭著說。
他有些生氣:「妳怨什麼?當初妳也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。我逼你什麼?」
「哦!當初是我賤?是我逼你,逼你不用負責任,逼你不要跟你太太離婚。好,現在我再逼你,你給我馬上走!我和倩倩的死活,現在起都和你無關!」媽更激動了。
他說:「好,話是你說的!別後悔!」
他走出房間,大門被他「砰!」的一聲,重重的關上。
他走了。她立刻跑到媽房間,母親一把擁住了她,她怯怯地說:「爸爸走了?」

有好久的時間,母親幾乎不願再提到他。想到時,卻哭得滿臉淚水‧‧‧‧。
又是一個夜裡,媽突然發高燒,媽喃喃地叫著他的名字。
她從沒到過他家。為了母親,她終於第一次去了。
她按了按他家的門鈴,開門的是他太太。
天真的她,焦急的說:「我找爸爸,我媽病了!」
他太太一口便說:「妳是倩倩吧!進來再說!」
才進玄關,就聽他太太對他吆喝的說:「喂!你那狐狸精的女兒來找你了。」
她管不了那許多什麼‧‧‧‧。
看到他,她衝了過去,到他面前說:「爸,媽媽病了,發高燒!你趕快去看她吧!」
他看了他太太一眼,吸了口氣,冷冷地說:「看她幹什麼?看她死了沒有?」
「看她死了沒有?」多麼恩斷義絕的一句話!
那是她最後一次叫他爸爸了!‧‧‧‧。

那天下午,他還是來了。他站在房門口,第一句話便說:「妳叫她去我家幹什麼?是要看我們夫妻吵架是不是?」
媽的臉由白轉紅,她漲著臉說:「你放心,我李美美再沒骨氣,也不會叫一個小孩子去破壞你的幸福家庭。你走,你走吧!」
他真的走了。他走後,媽抱著她又哭了起來:「妳去她家做什麼?我說過了,我們死活都不干他的事‧‧‧‧。」
後來她才漸漸明白,他跟母親在一起,完全是指望媽能為她生一個兒子。
而她出生後,可想而知的,她是如何的不受歡迎了‧‧‧‧。

十幾年來,媽獨自扶養她。每過一天,她對他的恨意,就更加深一分。
既使現在她在小學裡教書,每天告訴小朋友們,要孝順父母及要友愛兄弟。
但在她心哩,卻始終將他當成仇人一樣。一個自私又懦弱的仇人‧‧‧‧。

前天,媽接到一通電話,是他太太打來的。
媽掛掉電話後,臉色一直凝重。直到晚飯時,媽才告訴他:「妳爸爸過世了!」
她相信媽一直是愛著他的,過去種種的恨,已變成天人永隔的哀傷。
媽說:「我不方便去,妳去看看他吧!」
她說:「他活著的時候,為什麼不來看看我們?」
媽說:「算了,一切都過去了。」

她掀起蓋在他身上的白布,他的臉既陌生又熟悉‧‧‧‧。
熟悉的是他那冷漠的神情,陌生的是他臉上那幾條皺紋,頭髮也白了。
她把白布又輕輕蓋了回去‧‧‧‧。
「妳媽媽怎麼沒來?」他太太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的身後。
「我媽沒來,我是來看他是真的死了沒有!」
她來不及看他太太的表情,轉身就離開了太平間。
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,二十幾年來,她第一次流淚了,
竟是為了他──   一個曾是做他父親的男人。

她想說:「人,是一件必須超越的東西?‧‧‧‧」但她沒有。
走在回家的路上,裙角盪在冷冷的空氣裡。
哦,今夜有風微動‧‧‧‧。
她不禁自問:「這就是人生?」她想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